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潍坊文明网 > 道德模范
孙春梅:照顾老人是当闺女的职责
发表时间:2014-05-04         来源:潍坊文明网    


   

 

    因为患有唇颚裂她从小被遗弃,她在福利院长大成人,在福利院妈妈的照顾下学习成长。毕业后,她没有离开,而是回到福利院守护另一群孤独的生命。她是潍坊市社会福利院老年供养区副主任孙春梅。工作十年来,她像亲人一样细心照顾着福利院的孤儿老人。

 

    ■患有唇颚裂她从小被遗弃

 

    216,记者来到潍坊市社会福利院,孙春梅正忙里忙外,一会儿给老人倒水,一会儿给他们端饭。老人们都十分喜欢她,称她“闺女”。每次听到这些亲切的叫声,孙春梅总是很高兴。因为在27年前,也是在这个福利院,爱心妈妈们也是这么喊她的。

 

    孙春梅出生时患有唇腭裂,被父母遗弃,是社会福利院的爱心妈妈们给她治疗,把她养大。提炼儿时最早的记忆,孙春梅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福利院妈妈的身影。“我不埋怨自己的命运,虽然自己是一个孤儿,但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一路得到了太多好心人的扶持与关爱。”谈及那些福利院里曾经帮助过她、如今在或不在她身边的妈妈们,孙春梅全都一一记得。

 

在福利院妈妈的照顾下,2002年她顺利考上潍坊卫校护理专业。孙春梅说,选择这个专业,完全是受福利院妈妈的影响。“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就是我的根,我舍不得离开这里,舍不得这里的人,我要学有所成后回去照顾他们。”

 

    ■毕业后回福利院当“爱心姐姐”

 

    毕业后,孙春梅回到福利院当了一名护士,照看院里的孤儿。福利院的孩子,大多是残疾婴幼儿,唇腭裂、脑瘫、痴呆、肢体残疾等,有的不能下地行走,甚至有的还不能站立,照料好这些孩子不仅要有超出常人的决心和勇气,更需要一颗倾注毕生精力和真爱的心。

 

    孙春梅能深切地体会到这些孩子内心对爱的渴求,因此照看这些孩子特别上心,经常白天黑夜地陪在他们身边,给他们讲故事,逗他们玩。在福利院工作的日子,她是孩子们眼中亲切的“梅梅姐姐”,孩子们特别依赖她。

 

    孙春梅说,在福利院最开心的事就是和孩子们一起玩的时候,而最痛苦的就是和孩子分别时,尤其是看着自己照顾多年的孩子离开,心里很不是滋味。

 

    有个4岁的男孩方心京,被国外一个家庭收养,院里派她去济南飞机场送孩子。“当时在机场我刚准备往外走,小心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紧紧跟在后边,一步不离,第一次没走成。第二次我转身走的时候,刚迈出两步,心京就哭了,哭声嘶心裂肺,拽着我不让我走,当时我心里很难受,眼泪止不住地流。”对于这些被收养的孩子,孙春梅替他们感到高兴,但每当回想起和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心里也很酸涩。

 

    ■像亲闺女一样照顾无儿无女的老人

 

     2011,社会福利院儿童部和老年部分开办公,孙春梅面临选择。以前儿童部和老年部一直在一个院中,院中很多老人都是看着她一天天长大的,这些老人多是无儿无女的“三无”老人。虽然她的主要任务是照顾孩子,但只要有时间就会去陪老人聊天,给他们解闷。

 

    福利院里有一位78岁的老人张中正,是一名盲人,从春梅小时候就很疼爱她,春梅一直喊他“大爷”。孙春梅告诉记者,“大爷没有经济收入、靠福利院救济,小时候,他经常从兜里摸出皱巴巴的钱给我,并不厌其烦地叮嘱我在学校好好读书,注意身体。他对我很重要,我没有亲人,只能以这里为家。在大家庭里生活,有人对你好,自然而然你就想回报他。”后来,孙春梅留在了老年供养区。

 

    和她一起长大的姐妹,大多已经离开了这里,可她依然留在老地方。她更喜欢用“家”来称呼这里。在福利院,大家都知道她是 “工作狂”,老年供养区在一楼,她住在三楼,上班下班没什么区别,老人遇到什么事,随时都能找到她。

 

    院里有位高位截瘫的老人,生活不能自理,身体很沉,孙春梅不定时地给他翻身,护理大小便。做这些的时候,孙春梅没觉得脏、累,在她看来,这些老人都是她的亲人,现在长大了,轮到她来照顾老人了,她只是在尽一个闺女的责任。

 

    今年27岁的孙春梅,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她把所有的时间都扑在了老人身上,没时间谈恋爱。“这孩子从毕业回来,就一心扎在工作上,不论是护理孩子还是照顾老人,都是尽心尽责。平时院里有什么事,她也抢着帮忙。”看着孙春梅忙碌的身影,院里老领导说,她的心地非常善良,10年如一日,细心地照顾着孤儿老人。

 

    现在孙春梅除了工作,每天还在学习,她准备考大专,考完大专还要专升本。“只有学习更多的专业护理知识,才能全方位地照顾好老人。”孙春梅说。(潍坊广播电视报社 记者 左保杰)

 

 

 

 

 

责任编辑:孙 瑞荣

潍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