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潍坊文明网 > 道德模范 > 身边好人

7年!老兵后代为烈士寻亲

2020-04-04 潍坊文明网 焦 晴

  今年64岁的李良森出生在革命军人家庭,组织了不少相关军人的纪念活动。为了帮更多的烈士亲属“圆梦”,从2013年开始他积极为革命烈士寻找亲属,至今已为10名烈士找到了亲属和战友。清明前夕,记者联系到了李良森,倾听他为烈士寻亲的点点滴滴。 

  九纵后代相聚 激发寻亲念头 

  临近清明节,家住奎文区潍坊职业学院宿舍的李良森又开始忙活起来了。虽然受疫情的影响不能出远门,可是他通过一些革命烈士寻亲群和电话来帮助烈士寻亲。 

  李良森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李尚清是一名老兵,作为一名军人的后代,他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产生浓厚兴趣,特别是父亲存留的一些胶东革命史料,他认真地进行研究。李良森从教师岗位上退休后,不仅协助父亲整理出版《潍县团的故事》一书,而且还积极帮助烈士寻找亲人。 

  谈起为烈士寻亲的原因,李良森告诉记者,2013年,“华野九纵后代之家”组织了“纪念潍县战役胜利65周年”活动,130多名九纵后人在潍坊相聚,回顾“潍县战役”历史,还向潍坊市档案局捐赠了珍贵的历史资料,他就是组织者之一。在交流中他发现,有一些烈士后代不知道亲人牺牲后到底埋葬在了哪里,有一些烈士家属跑了许多地方,有的甚至出国寻找。 

  “当时我就想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因为我能从他们身上体会到对亲人的思念之情。”李良森说,他为烈士寻亲的初衷很简单,就是为了宣传山东老战士,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新中国的成立是千千万万先烈用血肉之躯换来的,一定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寻亲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放弃 

  为烈士寻亲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李良森说,有的烈士亲属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没有找到亲人的安葬之地。 

  李良森印象最深的是,2018年3月份家住潍城区的徐先生寻找二伯徐元吉的经历。徐元吉生前在解放军华野13纵38师114团1营3连,在参加淮海战役时失去了一条腿,因住院期间药物极度缺乏,于1949年3月去世。随后,徐先生根据山东烈士名录记载时发现,徐元吉牺牲时在滇城医院,安葬在刘家港口村。 

  “我们得知此事后,便开始查找淮海战役战斗地周边的刘港口村、刘道口村、大刘庄等,可是都没有查到。”李良森说,之后他又查到淮海战役战地医院在临沂郯城。而郯城有个刘家道口村,是党的根据地,因此当年徐元吉在这个村住院治疗的可能性比较大。他们在查找过程猜测,可能是出现了错别字的情况。 

  最终,李良森又和徐先生通过查阅历史资料确定郯城的可能性比较大。然而遗憾的是,当时的见证人大多都已去世,尽管他们能找到大体的地方,但是没能查找到相关的墓地。 

  “虽然如此,我们还比较满意,这些事也时刻提醒我一定不要放弃。”李良森说。 

  为烈士寻亲不仅要认真仔细,有时也需要“运气” 

  李良森坦言,与普通寻人不同,寻找烈士亲属不仅要认真仔细,有时候也需要一些“运气”。 

  2018年,李良森认识了为烈士寻亲的葛瑞华。葛瑞华的三姑从军后杳无音讯,成了一家人的心病。之后葛瑞华一边寻找三姑,一边寻找其他革命老战士的后代。李良森帮助葛瑞华一起寻找过程中,接到了安丘葛玉兰的求助,想找到她牺牲在朝鲜的哥哥葛世文。 

  在李良森、葛瑞华等人积极寻找的过程中,一次机缘巧合,葛瑞华儿子的朋友恰好跟葛世文是一个村。葛瑞华试着给村里写了一封信,结果信被村里的老书记看到了,并打来电话详细介绍了烈士的情况。最终,李良森、葛瑞华等人为安丘的葛玉兰找到了牺牲在朝鲜的哥哥葛世文烈士的墓地。随后,一行人来到安丘,将葛世文烈士的墓土交到葛玉兰的手中,并最终送往了安丘市烈士陵园。“从那以后,我更加坚定了为烈士寻亲的信心。”李良森说。 

  在2015年10月胶东行红色旅行活动中,李良森与原27军后代一起走访父辈战斗过的地方。当时他们来到龙口黄城阳村,同行的来自青州护理职业学院的孙黄平说起了自己大姑孙桂芳的一些事情。原来,抗日战争时期,孙桂芳是胶东八路军根据地鞋厂厂长,侵华日军扫荡根据地时,孙桂芳受伤后再无音信,之后家人一直多方查找无果。 

  “当时我们和当地的一名老人聊起此事,他竟然认识孙桂芳。”李良森说,孙黄平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落泪。 

  虽然年事已高,帮烈士寻亲的活动会继续做下去 

  从2013年至今,李良森已经为10名烈士找到了亲属和战友。 

  “其实家人也经常劝我,快70岁的人了,还这样跑前跑后,到底是为了什么?”李良森说,他现在年纪大了,有时候还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可是如果他的父亲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些,肯定会大力支持自己的。 

  此外,之前李良森到上海拜访过在潍县战役中荣立一等功的董毅友。对于他帮助革命烈士寻找亲属的事情,董毅友也给予了肯定。 

  李良森说,之后他还是会尽自己所能为更多的烈士寻找亲人,如果能有好心人提供线索,他万分感谢。最重要的是,这种帮烈士寻亲的活动他会继续做下去,并希望能有更多人参与进来。(潍坊晚报) 

潍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