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潍坊文明网 > 魅力潍坊 > 人文潍坊

益东革命烽火 益都暴动近百人参与

2020-03-30 潍坊文明网 李 飞

  

  益都十区(郑母区)区公所遗址,地点是十区的朱家庄,区公所设在村庄西头的一座庙里。

  

  郑母小学新貌,地址为原郑母完全小学操场。

  青州东部,民国时期称益东,是一片红色的热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山东省最早的农民暴动,就发生在益东郑母区;抗日战争时期的益都县第二游击大队,是一支活跃在益东地区的抗日劲旅。解放战争时期,益东闵家庄是华东野战军南征北战的重要根据地。

  十几个村庄近百人参与 计划不周功亏一篑

  8月18日拂晓,郑母、崇家庄、吉林、宫家庄、山前李、王家庄、国王庄、丁夏许、刘家庄、山前石、北寨、状元桥等十几个村庄的近百名党员和群众参加了暴动。按事前部署,各村参加暴动的群众队伍由本村出发,早8时前在区公所驻地朱家庄附近集结。冀虎臣、程心田、赵焕礼率崇学闵、崇学圣等队员,于7时前到达区公所。冀、程、赵因与区公所助理员贾希尧、民团二分队队长张官云是同学关系,时有往来,门岗未加阻拦,顺利进入区公所。崇学闵等人潜伏在区公所外。

  与此同时,根据暴动计划,吉林村党支部书记赵文光率赵竹林、赵桐琴、赵维干3名党员直奔驻郑母村的国民党民团三分队队部,趁天未亮,闯入卧室,同中共地下党员、国民党民团三分队队长陈佃治里应外合逼迫团丁缴械。为了不使陈佃治暴露身份,按事先约定,将陈佃治捆绑劫持,赵文光等人缴获11支钢枪,1把手枪。然后,带着武器赶赴主战场——区公所。崇家庄一路党员群众,为了能顺利接近区公所,使用“苦肉计”,把崇学光绑了,佯装往区公所扭送偷高粱的小偷,到达区公所门口等候。当时,区公所只有贾希尧和张官云二人当班,区长不在。冀、程、赵按照二人事先承诺投降起义的意向,开展对贾希尧、张官云的劝降工作,没想到二人临阵变卦,坚决不从。这时候,规定起义时间已到,冀虎臣见劝降不成,果断开枪将贾希尧、张官云二人击毙。等在门外的崇学闵、崇学胜等起义群众听到枪声,夺门而入,崇学胜振臂高呼:“共产党员到里边来!”暴动队员们冲进院内与团丁展开了激烈战斗。但由于计划不周,起义群众多用大刀长矛,只有少数钢枪,势单力薄、寡不敌众,且起义群众未经军事训练,部分暴动群众和部分带枪械人员未能及时到达指定地点,战斗逐渐失利,冀、程、赵三人见势不妙,越窗而出,崇学俭由于腿部受伤,当场被俘,起义队伍被迫撤出战斗。这时候,各村参加起义的群众尚未全部赶到,山前李、山前石、王家庄、吉林村的部分起义队伍有的刚到老鸦窝村西,而驻南霍陵的民团一分队已经得到消息,在队长赵昌的带领下,赶来与二分队会合,向起义群众进行疯狂反扑。

  撤出战斗后,冀虎臣在吉林村南太平山集合起义队伍,清点人数,只剩下28人,决定西去县城援助一区的起义,并设法与县委联系。于是西渡弥河,绕道闵家庄,到达劈山东面的磨盘山上。在这里,打听到国民党第三路军七十四师进驻益都,县城因大军压境,未按计划暴动,在县城戒备森严的情况下,他们没有与县委取得联系。19日下午,又返回太平山,这时候只剩下十几个人了。这一天,国民党县民团和军警数百人对起义群众开始进行血腥镇压。在四面受敌无周旋余地的情况下,冀虎臣只好决定:为避免无谓牺牲,保存力量,暴动队员各自分散转移。

  建区委成立党支部 计划攻占区公所

  1932年,中共益都县十区(郑母区)建立区委,由冀虎臣任区委书记,程心田任宣传委员,陈佃治(公开身份是国民党十区民团三分队长)任组织委员兼赤卫队长。郑母、吉林、崇家庄、宫家庄、山前李等村建立了党支部;营子、刘家庄、丁夏许、山前石、国王庄、状元桥等村建立党组织。在党组织迅速发展的同时,成立同济会、赤卫队、农会等革命群众组织。

  1932年春,中共山东省委决定在益都组织农民暴动,派军委书记张鸿礼来益都,成立了行动委员会。6月,县委决定在群众基础好的一区、十区同时举行暴动,攻取国民党民团武装,占领区公所,开展游击战争,建立苏维埃政权。郑云岫(郑心亭)任暴动总指挥,十区由冀虎臣任暴动指挥。8月14日,县委会议决定18日举行暴动,郑母区委书记冀虎臣参加了会议。会后,暴动总指挥郑心亭到郑母镇完全小学,同冀虎臣召集区委负责人程心田、陈佃治和郑母村党支部书记常德俊开会,研究和检查暴动准备工作。17日夜,冀虎臣在郑母义隆福药铺召开会议,向各村党支部传达暴动计划,具体布置攻占区公所的行动方案,并决定陈佃治等不参加起义,以防不测,便于善后。

  起义群众家属受株连 县党组织遭严重破坏

  8月18日,益都县长杨九五接到十区共产党暴动的消息,立即下令派兵加强城区守卫,抓捕嫌疑。19日,杨九五率领队伍到郑母一带“清剿”。冀虎臣、程心田的父亲都受惊吓而死,赵焕礼的父亲被抓去死在狱中。吉林村一教书先生姓冀名龙光字虎臣,被敌人错当冀虎臣抓去交差。在这次血腥镇压和“清剿”中,被捕起义群众、家属及无辜受株连者近30人。

  8月29日晚,国民党用装甲车将郑云岫、崇学闵等27人押送济南。31日早7时,崇学闵、耿贞元、冀龙光、赵香山、赵其升、赵廷楷、黄桐福、郭金江、陈云升、赵敬德、赵董妮、扈哑巴、何小心、崇兴福等14人被国民党枪杀于济南纬八路南头侯家大院刑场。郑云岫、张其昌、魏天民、潘有年、孙道中、何汝川、牛玉昌、张基庭、黄卷书、邵焕章、李芳春、冀冠军、王湘滨等13人被敌军法处判刑。不久,原中共益都县委书记段亦民被叛徒崔广心出卖,在淄川南仇小学被捕,亦被押送济南敌军法处。1933年8月18日,郑云岫、段亦民等9人,在济南洛口被国民党政府杀害。

  暴动失败后,益都县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冀虎臣历尽艰辛,先后在青岛、大连、沈阳、哈尔滨打工,维持生计,寻找同志、寻找党组织。1936年2月,在察哈尔省永宁城与程心田、赵焕礼、李传玺等会合,后进入张自忠部做兵运工作。8月14日,在热河省沽源县(今属河北省),遭伪满洲骑兵袭击,冀虎臣、程心田一起牺牲。是年,冀虎臣年仅29岁。

  郑母发生的这场农民暴动史称“益都暴动”,是山东最早由共产党领导的农民暴动,被称为中共山东党史之最。(潍坊晚报)

潍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