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潍坊文明网 > 专题库 > 乡村文明建设 > 最新报道

潍坊市高新区:浓浓乡情,悠悠情思

2017-08-09 潍坊文明网 焦 晴

  回忆艰苦岁月,展望美好生活 

  2011年,上埠社区实现了搬迁上楼,住上了在当年看来特别“洋气”的高层楼房。提起上埠社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新钢辖区众社区标杆的对象,每每经过此地的人们总会停下脚步,细细地打量着这里一切。 

  而今,当你走进上埠社区,处处可见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醉人景色。在这里,每天的清晨或傍晚,居民相约结伴而行,悠闲得散步、乘凉纳暑。在这里,休闲广场上每天都会聚满了前来玩耍的居民,年轻人打篮球,孩子嬉笑游戏,充满了欢声笑语。 

  追忆村庄致富的艰苦奋斗历程 

  据《潍县志稿.民社志》记载,上埠社区于明朝洪武初期由陕西洪洞县迁土埠上,故称上埠。现有李、魏、刘、梁、张、孙等13个姓,共200余户。“这么多姓氏的后人齐聚于此,是不是有点大杂居的意味。”居民魏善平笑道,在历史上,上埠社区旧村址原土地为潍县士绅所有,在清末约乾隆年间,周边村的居民迫于生计,纷纷逃荒迁到上埠社区旧村址给土地的拥有者打短工,种地纳粮。所以,在新中国未成立以前,上埠社区多年来一直是佃户村。 

  “归结一为个字就是穷。那时,家家户户都很贫穷,平日里多以地瓜为食,逢年过节也吃不上一口白面。”提起儿时的记忆,居民魏佩友饶有兴致地跟记者讲述一段难以忘怀的往事:“春天后,家家户户就开始断粮了,孩子们争着抢着去地里干活刨地,如果从地里抛出烂地瓜来那可就算捡着宝了,回家泡好后,去掉皮,磨成粉,再烙成饼子吃。” 

  “那时,我们可不知道在村子地下埋着‘宝贝’,不然就不用穷那么多年了。”魏善平笑道,艰苦的日子持续到1987年,上埠居民偶尔得知了多年来用来洗衣服的土块原来是“膨润土”,在油漆油墨、航空、冶金、化纤、石油等工业中有非常广泛的应用。得知了这一好消息的上埠居民几乎家家户户一天未眠,上埠社区两委也是连夜召开会议商讨开采计划。 

  “那时,没机械,也没知识,但不差人,村委就划出了一片荒地,动员居民自发开采,自谋销路。”魏善平介绍道。随着对市场的逐渐了解,越来越多的人打通了销售门路。1989年,随着原始资金的积累,有居民开始承包膨润土开采。“承包起来就热闹了,家家户户都参与进来,参与开采,忙运输,每天天不亮就动工,到了晚上看不见了再收工。”魏善平道,在大家伙儿的齐心努力下,让大家过上好日子的这一梦想很快得以实现。1992年,有了钱的上埠社区立即开始组织修缮村庄道路,规划社区建设。1996年,村庄拥有私人拖拉机就达50多辆。自1996年至2008年间,每户平均赚取了十万元不等。2006年至2008年,上埠社区集体毛收入200余万元。 

  老人生活无忧,安享晚年生活 

  “日子一天天富足,修了路、盖了房、通了水,大家伙儿的日子过得蒸蒸日上。那些年里,上埠社区先后被授予省级卫生文明村、全市计生先进单位、全区维稳先进单位、区精神文明建设先进单位等多个荣誉称号。”魏善平笑道。 

  2010年底,新钢街道启动了上埠社区旧村改造工程。2011年5月,上埠社区95%的居民领取了新房钥匙,10月,实现了整体搬迁上楼。 

  “一开始街居干部们入户动员时,大家伙儿都想不明白,没有意识到搬迁上楼意味着什么,都不愿搬。”居民李长忠介绍道,经过多年的努力,家家户户盖起了新房,这里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家家都有着故土难离的情节。“搬不搬咱总得去看看楼房怎么样吧,就这样,我们组织大家伙儿前后十余次看楼房,每看一次,大家就动摇一次,到了最后,几乎都同意搬迁。”李长忠笑道:“大家也都算明白了这笔账,咱普通农户人家,就是赞了一辈子积蓄,又有几个能为子女买得起楼房的?楼区生活,上下有电梯,烧锅做饭有天然气,冬天集体供暖,环境干净又卫生。其实,辛苦了一辈子,攒了一辈子,不就是图个晚年幸福生活吗。” 

  “一开始上楼,原本因为要适应很长时间,但出乎意外的是大家伙儿适应的还挺快,看着复杂的电器、天然气,老人一学就会,住楼时间长了,大家伙儿的气色都好了,穿戴的也整洁。”魏善平笑道,搬迁上楼后,上埠社区居民思想意识很快得到了转变,尤其是社区老人,常常相约出玩,参加了社区舞蹈队,既愉悦了身心,又活出了健康,生活习惯和质量都得到了提高。 

  “尤其是土地流转后,大家都放下了农活,拥有土地的居民每人每年能得到2100元的补助,老人又有城镇医疗保险和退休金,生活无忧。都说年轻人爱上楼,其实通过这些年楼房生活来看,搬迁上楼最惠及的是老年人。现如今,在小广场上,老人们常常聚在一起一坐就是一整天,有着说不完的话,结交面也宽泛了,这不正是我们追求的晚年生活吗。”魏善平说。 (文/刘彬)

潍坊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